登录新用户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学 > 国学资讯 > 学术文摘 >

中国古典诗歌传统意象巡礼 一个古老民族的私语

作者:未知来源:古典文学网时间:2015-04-16阅读:

    台湾人余光中有着深深的中国的情结,他的《等你,在雨中》这样写到“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蝉声沉落,蛙声升起∕一池的红莲如火焰,在雨中∕你来不来都一样,竟感觉∕每朵莲都像你∕尤其隔着黄昏,隔着这样的细雨”,中国是泱泱国,“黄昏、细雨、蛙鸣、蝉声、红莲”这些带着浓重古典风味的意象是余光中对中国文化的记忆,是他苦苦守候的诗魂,是他对大陆母亲永世的乡愁,古典诗歌意象是我们这个古老民族的私语,秘语,心语。

    今天,我们试图对古典诗歌里常出现的黄昏、月亮、红莲、柳、落花、雨、梧桐、玉、芭蕉、梅、杜鹃等意象作深情的阐释,让冷清空旷的古典殿堂,回响着追溯人类古老的记忆和情感的悲风,让我们畅游民族精神的悠悠天地,接近心灵和智慧,让夜雪山深明烛秋音,黄昏细雨娓娓道出强烈的美感与悲怆,让我们用中国人的心灵,中国人的耳朵去感悟倾听从河洲水湄就唱响的心音。

    一、 中国古典诗歌的第一部诗歌总集是《诗经》。那是我们的先民的第一次深情的吟唱,它历经500年岁月的淘洗,洗尽了铅华,洗尽了岁月的风沙,它拥有诗的清雅,有经的深邃,它也许是前世的前世,我们心底曾经响起的声音,我们在一起曾经唱出的歌。《诗经》开辟庄严的现实主义一脉,“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历代文人没有不被其照耀,濡染的。

    战国时代在美丽的南中国,在楚文化的蕴育中产生了中国文学史上的第二部诗集,它就是风华绝代,惊采绝艳的,神秘浪漫的《楚辞》。《诗经》和《楚辞》双峰对峙,二水分流,创立了我国古典诗歌的“风骚”一脉,于是中国诗歌走过汉魏,走过唐宋,走过元明清,从第一位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屈原,到最后一位古典浪漫主义诗人龚自珍,中国古典诗歌百转千回,摇曳生姿,灿烂氤氲,有着千年的美丽,千年的忧伤,千年的沧桑,千年的雄奇。

    二、 中国古典诗歌的创作十分讲究含蓄,凝练,诗人的抒情往往不是直接流露感情,而是言在此而意在彼,写景则借景抒情,咏物则托物言志,讲究“中和之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讲究“含蓄凝练”,“朦胧蕴藉”,“风流婉约”,“妩媚宛转”,讲究“言有尽意无穷,言在此而意在彼。”

    因此,读者只有在领悟意象内蕴的过程中,才能把握诗歌的内容,领会诗歌的主旨,进入诗歌的意境,那么什么是诗歌的意象?简单地说,意象就是寓“意”之象,就是用来寄托主观情思的客观物象,意象理论在中国起源很早,《周易》中就有“观物取象”“立象以尽意”的说法,诗的意象手法的实际运用,则应该还在意象理论形成前,相传舜禅位给禹时,与群臣一起高唱《卿云歌》“卿云烂兮,纠缦缦兮,日月光华,旦复旦兮”这就是一首纯意象诗,也是用途最早的意象诗,它娴熟地运用着意象,以祥云灿烂,延绵不绝,日月光辉,永驻人间,象征国运昌盛,教化广运而久长,以寄讴歌与祝福之意。

    而我们从古诗文中所见的典型意象,都是经过民族文化心理的积淀,在继承相同的历史和文化传统,及共同的文化心理,生活方式、语言习惯以及性格特点的基础上,形成的独特的审美文化心理意象,在诗人的眼里自然界中的一草一木,花鸟鱼虫,风霜雨露都浸透着人的情感,都能反映人的精神世界,而且这些事物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给中国文化赋予了某种特定内涵。

    三、 第一、五千年明月

    月亮最早的意象是什么?

    1、月亮是个传统的诗歌意象,大诗人李白醉中抱“明月”而随逝水,这个传说隐喻了月亮和诗歌理想的生死不渝。月亮又是母亲与女性的化身,反映女性崇拜的生命意味,代表母系社会的温馨与和谐,她反映着女性的世界的失意与忧伤。后羿射日,嫦娥奔月的传说,给月亮一个女性化的象征意象,月亮代表的是母系社会理想。

    2. 月亮时晦时明,时圆时缺,周而复始,它是永恒的象征,于是它总是引导人们对生生不已的哲学精神的礼赞,也启示人们对宇宙永恒的思考,激发人们宏大的天问意识和人生喟叹。

    3. 思乡或相思,在月亮意象中反映着古代文人寻找母亲世界、寻找精神

    家园、恢复世界的和谐统一的心理,反映在古典诗词里表现出望月思乡的主题,旧梦重温的情思,月亮是昭然于天际凝然不动的乡愁,诗人怀念家园,父母的情思常寄托于明月的传递。当孤臣浪子云游天涯之际总把明月与故乡联系在一起,明月成为启动乡愁、寄托相思、返归家园的神秘象征物。这不正标志着在人们意识的深层,月亮总是母系社会温馨与和谐的象征,因而每当人们浪迹天涯心灵孤寂之时,月亮便成为家园的精神的寄托了,月亮牵系着相思的心灵,缩短着时空的距离,这样又引发了亘古一月两地相思和思乡的主题。

    4、月亮反映着古代诗人骚客孤独寂寞的心态,反映着失意者寻求慰藉与解脱的心理。

    5.月亮的永恒和盈虚的循环变化,让人想到时间和宇宙中事物在正反两

    面之间的辩证发展。月亮作为一种象征形式,它唤起了人们苍茫浩渺的宇宙意识和历史意识,唤起了具有广大空间的人生喟叹,触动着悠远荒古的文化原始意象,因此月亮的出现总伴随着阔大苍凉的宇宙空间、浩渺悲壮的天问意识和雄浑高古的审美境界。

    6.月亮作为一种永恒与自然的象征它又成为士大夫逃避纷纭的现实苦难,超群拔俗、笑傲山林的人格化身,在否定了现实的人生目的和道德之后,月亮就成为一种飘逸的风范。

    7.女人似水如月,月的婉约正是女性美的象征。

    附:咏月名句

    1.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杜甫

    2.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张九龄

    3.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李白)

    4.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岳飞)

    5.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张若虚

    6.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李白)

    7.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姜夔

    8.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韦庄)

    9.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杜甫)

    10.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李白)

    第二、流水落花春去也——花意象

    诗歌是人的思想与情感的浓缩,自然界中的事物经由人的思考而成为诗歌意象,必然打上人类情感的烙印,花在一个春天完成从盛开到凋落的生命周期,提示着四季循环,暗示着年光流逝,这种美丽、短暂、动态的意象,给诗人留下的印象必然更为深刻,诗歌中对落花的感慨,可以归结为对美丽凋零的哀伤,花木凋零,美人迟暮。

    花开又落,春来春去,引发了多少年华消逝的感慨,引发了多少光阴似水的人生感叹,青春难再,生命难再,岁月难再。李商隐也曾写到“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一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转瞬间,穆王不再,天人阻隔,生死阻隔,转瞬间生命蒸发般的消逝,这是一曲人生苦短的挽歌,早在先秦典籍《左传》里就有:“春,女悲”之说。

    附:

    1. 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诗经》

    2.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李煜)

    3.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张若虚)

    4.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杜秋娘)

    5.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销香断有谁怜(《红楼梦》)

    6.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付与断井颓垣(《牡丹亭》)

    第三、雨过黄昏花易落——黄昏意象

    日暮黄昏是浩瀚宇宙中的一个自然景观,是由光明到黑暗,昼夜交替的一个特定时空,出现在中国古典诗词中,黄昏已不再是简单的一段时间和相关景色的再现,而是积淀着中华民族文化心理,凝结着诸般特定情感与生命意识的原型意象。

    “伤心感物”本来就是中国文艺一种悠久的传统,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对时间的咏叹从来就是中国诗人最喜表达的主题之一,千百年来,人们感受黄昏,描写黄昏,在黄昏时的各种景物身上融合了自己对社会、自然、人生的深奥底蕴的观照和领悟,记下了人生的欢乐和痛苦,黄昏,早已被情感化,心灵化了,这感伤的时刻伴随着感伤的季节,打造了中国古典诗词最动情的时间亮点。

    附:

    a) 日之夕矣,牛羊下来(《诗经》)

    b)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李商隐)

    c)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陆游)

    d)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李清照

    第四、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梅意象

    北宋的林和靖为梅所动,一生未娶,以“梅妻鹤子”自诩,他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十四个字清绝出世,艳冠古今,咏梅的无人出其右。

    盛唐也有一女子,名叫江采萍,她爱梅,也爱得痴绝,她就是唐玄宗的梅妃,她出身福建,在入大明宫后,在宫前遍植梅花,建赏梅亭,作梅花赋,后来……梅妃失宠,牡丹一般香艳的杨玉环三千宠爱集一身,梅妃入冷宫后又化作梅树下一抔艳骨。

    宋朝人爱梅,蔚然成风,中原故国的沦丧,江南一隅的苟安,使得南宋文化人,对顶风傲雪、孤傲白洁的梅花有着难舍难分的宿命般的爱,陆游走在沈园里慨叹“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陆游一生留下了一百三十七首咏梅诗,梅是南宋人的难以拆解的心结。

    《红楼梦》中的妙玉的栊翠庵庭中红梅怒放更象征了妙玉的超绝出世。

    在古典诗词里,①梅是报春的使者,②贞洁的君子,③诗人自咏的寄托,④思乡怀人的信物。

    附:

    1.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王安石)

    2. 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王冕)

    3. 更无花态度,全是雪精神(辛弃疾

    4.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卢梅坡)

    5. 欲传春信息,不怕雪埋藏(陈亮)

    6. 来日绮窗前,寒梅着花未(王维

    超尘绝俗冰清玉洁的梅花,古代的文人学士引之为知己,志士仁人比之以自况。当今之世,滚滚红尘,让我们心怀梅的傲骨,体含梅的幽香,梅花,从古至今仍然傲立在天地之间,惊喜那依旧朝拜它的眼睛,咏梅的杰出词章仍然洋溢着它不灭的芬芳,薰香中国诗歌的史册,在众生的心头,在华夏山水之间传扬。

    第五、昔我往矣,杨柳依依——柳意象

    古代诗歌中离情常常与柳相关合,其原因是由于二者之间具有一种“同构”的关系,柔弱的柳枝那摇摆不定的形体,能够传达出亲友离别时的那种“依依不舍”之情。“柳”这一特殊意象的形成,是历史文化积淀的产物,受到民族文化与民族心理的规定与制约,具有一定的约定俗成性。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诗经》中的《采薇》是最早的咏柳诗,“依依”尽杨柳之貌,简直是精准传神到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的地步,以依依的杨柳来象征离时恋恋不舍,达到了情景交融的最高境界。

    从此“柳”的丰姿就摇曳在唐诗宋词里,多情妩媚,百转千回,而折柳赠别的习俗在唐时最盛。

    附:

    1.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李白)

    2.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李白)

    3.今霄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柳永

    4.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王维)

    5.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欧阳修

    6.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王昌龄

    第六、又闻子规啼月夜,愁空山杜鹃意象

    杜鹃究竟蕴涵了怎样的意义呢?杜鹃鸟,俗称布谷,又名子规、杜宇,春夏季节,暮春时刻,杜鹃彻夜不停啼鸣,啼声清脆而短促,唤起人们多种情思,杜鹃高歌之时,正是杜鹃花盛开之际,人们见杜鹃花那样鲜红,悲伤之情顿生。中国古代有“望帝啼鹃”的神话传说。望帝,是传说中周朝末年蜀地的君主,名叫杜宇,后来禅位退隐,不幸国亡身死,死后魂化为鸟,暮春啼鸣,至于口中流血,其声哀怨凄悲,动人肺腑,名为杜鹃。杜鹃也因此蒙上了神话色彩,寄托了诗人伤感和无尽的哀怨,中国几千年一代代文人墨客,已经把杜鹃当作一种悲鸟,当作悲愁的象征物了。

    例:

    1. 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李白)

    2.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葬花辞》)

    3.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李商隐)

    4.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文天祥)

    5.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王昌龄)

    6.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白居易

    第七、离恨恰似春草,更行更远还生——草意象

    疯长的野草也成了诗人无尽的离恨的象征。伤时感物本来就是中国文艺一种悠久的传统。草与别情,似从古代的骚人写出“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楚辞?招隐士》)的名句以来,就结了缘。看见萋萋芳草而增送别的愁情,于是暮春的草长成了愁的象征,天涯中有几多离思。

    例:

    1. 昔盛今衰的见证:

    彼黍离离,彼麦之苗。(诗经)

    2.最多情的草:

    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牛希济)

    3.绵绵无绝的离情: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白居易)

    4. 最迷离的情愫:

    试问闲情都有几许,一川烟草,满成风絮,梅子黄时雨。(贺铸)

    5. 最无奈的离情:

    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范仲淹)

    第八:却话巴山夜雨时——雨意象

    从仓颉造字时,雨已有了人的泪,于是苦雨凄风中,构成了中国诗歌中凄美伤情的一幕,雨绵绵密密,淅淅沥沥,弥漫了夜空,与羁旅之愁交织出唐之情,宋之韵。

    例:《诗经》的雨: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诗经》)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诗经》)

    唐朝的雨: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王维)

    宋时的雨: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蒋捷)

    第九:千古文人侠客梦——剑意象

    千古文人侠客梦,千古文人英雄梦,“投笔从戎”,“一书一剑走江湖”,“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数不胜数的成语再现着这种心境。

    屈原的自画像是“带长铗之陆离兮”,司马迁是侠之大者,在煌煌巨制《史记》中他大书游侠情怀,李白十五岁“仗剑去国,辞亲远游”,曹植用“白马少马”状写自己深深埋藏得英雄梦,金庸金大侠更是用一支生花妙笔为天下文人代言,剑是侠气的灵魂。

    例: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贾岛)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辛弃疾)

    酒放豪肠,七分酿成月光,余下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余光中)

    小结: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扶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作者 李叔同,中年皈依佛门,号弘一)

    古典的意象仍生长在当代人的心里,那么鲜活,那么深情。弘一大师李书同用最经典的传统意象状写了横绝百代的离别。长亭、古道、芳草、晚风、扶柳、笛声、夕阳,蓦然回首那古老的意象,深情的符号早以深深的镌刻在我们的灵魂的底片。无须想起,因为从未忘记。古老的意象早已成为我们民族的集体意识,这就是我们的母语,曾经“天雨粟,夜鬼哭”的母语,历五千年风雨而不衰的母语,最后,让我们千百次的说,“大陆是我的母亲,纵使烧我成灰,我的汉魂唐魄仍然萦绕这片后土。”
本文来源于大众古典文学网www.dzwenxue.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 15-07-02关云长斩过的那些虚虚实实的将领

    《三国演义》中后期,关羽有一句吓唬人的口头禅:你比颜良文丑如何?再加上立卧蚕眉,横丹凤眼,青龙偃月刀寒光闪烁,对面挡路的听了,立时屁滚尿流:不敢不敢 作为对比,...

  • 15-07-02庄子到底有多狂?

    对于一个追求中庸和适度的民族来说,狂的魅力有时是无法言说的。囿于生存的环境,人们往往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掩饰自己对于狂的追求和渴望,但有时这种追求和渴望总是会不经...

  • 15-06-16中国古代经济重心的转移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经济重心曾发生从北至南、从西到东的转移。 三国两晋南北朝以前,中国经济重心位于黄河流域,特别是关中地区。正是由于该地区在政治经济上的重要性,使...

  • 15-06-16徐渭的大写意画对后世的巨大影响

    徐渭(15121593),字文长,号青藤,是我国十六世纪杰出的文学艺术家,他在文学、诗歌、戏曲和绘画史上都占有继往开来、推陈出新的重要地位。尤其在绘画方面,对后世四百多...

  • 15-06-16魏晋时期的儒道佛纷争

    阮籍、嵇康门对儒学的反对不是发自真心,但是这佯说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反对不起作用。事实上,他们承何晏、王弼儒道合一之余的绪,也发白内心对儒家许多的重要理念表示根本的...

古诗词大全 | 唐诗大全 | 宋词精选 | 元曲大全 | 汉赋名篇 | 李白的诗 | 杜甫的诗 | 毛泽东诗词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RSS订阅 | 百度新闻

Copyright © 2012-2017 大众古典文学网  黔ICP备11001393号-1